首页
摆账服务
资金证明
增资验资
资金冲量
资讯动态
常见问题
关于我们
拨打电话 186-2834-2586
复制微信
摆账网首页>>资讯动态>>行业资讯>>数字货运第一股面临诸多挑战

数字货运第一股面临诸多挑战

 7月5日,国家网信办公告称,为防范国家数据安全风险,维护国家安全,保障公共利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按照《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对“运满满”“货车帮”“BOSS直聘”实施网络安全审查。审查期间,以上App停止新用户注册。

对此,满帮集团客服对媒体表示:“针对这方面我们会配合国家调查。”

值得留意的是,不久前,满帮集团正式登陆纽交所,当日最高市值破1500亿,成为国内数字货运第一股 。

此前曾涉网络安全纠纷

相关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社会物流总额125.4万亿元,运输费用占社会物流总费用的比重超过50%,由此可见市场之巨大。

不过,彼时国内公路运输体系高度碎片化,货运去留经营也较为分散,极为影响物流效率。在此背景之下,不少移动互联网物流平台相继应运而生,包括货车帮、运满满、福佑卡车、罗计物流等多家平台形成了竞争格局。

2017年, “货车帮”、“运满满”在合并为满帮集团,是城际整车物流与车货匹配信息平台。

在相互合并满帮之前,运满满与货车帮曾经历了刺刀见红的竞争,合并之后也经历了新公司CEO人选几番调整,整个过程充满了博弈。

2017年中旬,双方竞争接近白热化。据媒体报道,先是货车帮向贵阳公安局报警,称运满满员工用“呼死你”软件骚扰自身用户;后有运满满向南京警方举报货车帮非法入侵其公司系统,盗取三分之二的公司信息。

举报材料显示,自2016年7月开始,货车帮成立了“K项目组”,非法偷取运满满和其他十余个货运调度平台的数千万余条货源信息,造成间接损失数亿元。

事后,双方均被公安机关立案,涉及双方高管超过19人。其中,货车帮继任CEO唐天广受到“数据窃取”风波影响出局。

争夺不止于数据

2017年11月27日,运满满与货车帮宣布战略合并。新公司满帮由运满满投资人王刚出任董事长兼CEO,货车帮CEO罗鹏和运满满CEO张晖兼任集团联席总裁。

合并之初的CEO方案,是由运满满张晖出任,目的是就两边核心管理层的诉求做出比较平衡的处理。此前,货车帮出现内讧,创始人兼CEO戴文建被迫离开,最终,罗鹏成为货车帮CEO。 

不过,最初方案并未被接纳,货车帮一方不接受张晖任新公司CEO,张晖则称自己不是CEO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双方僵持不下,几经波折之后终于达成了由运满满投资人王刚出任董事长兼CEO的决定。

最终,形成了由王刚、罗鹏、张晖组成的“三驾马车”格局。

而业界有投资人将这种管理架构称为双屋顶结构整合:原本的管理层没有动,做了分工调整。在此基础上加屋顶,带个阁楼,提供新业务运作、投融资等功能。

不过,上述架构成效并未如期显现。业内报道指出,新公司出现了一个公司两种政策的局面,两个团队在约一年的时间里基本各自为战,相互制肘。

有知情人士表示,王刚、张晖与罗鹏分别是投资人、创始人和职业经理人,心态、立场和观念不统一,团队和文化并没有实现真正的融合,业务不聚焦、推进不理想,实际上浪费了一两年的时间。

据该人士称,董事会发现了这些问题,及时作出了调整。2019年2月,合并15个月后,满帮宣布,董事长王刚不再兼任CEO职位,正式交棒给张晖。 

2020年11月,王刚卸任董事长职务;罗鹏也于2020年初离职。就此,张晖完成了从运满满CEO到满帮掌权人的过渡,将管理权悉数收入囊中。满帮招股书显示,IPO之前,满帮CEO张晖持股16.6%(含员工股权信托)。

长期亏损、营收单一

今年6月16日,满帮集团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更新版的招股书,并计划于6月22日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其发行价格在17美元-19美元区间,计划筹集不超过16亿美元资金。

6月22日,数字货运平台满帮集团在纽交所成功上市,市值近210亿美元,成为了“数字货运第一股”。

不过,上市之后的满帮在业务并没有实际起色,事实上,时至今日仍处于亏损状态。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满帮集团的净收入分别为24.73亿元、25.81亿元,对应的净亏损分别为15.24亿元、34.7亿元,归属普通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15.24亿元、35.91亿元。

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满帮集团的净收入为8.67亿元,同比2020年第一季度的4.39亿元增长97.23%;但净亏损1.97亿元,亏损规模同比2020年同期的6328.4万元扩大211.23%。

在满帮6月16日更新的招股书上,风险提示内容长达55页,其中也提到了货运经纪服务所面临的风险。

满帮集团的主营业务支柱——货运经纪服务的盈利一直且在未来继续依赖于地方财政局提供的补贴,“如果在未来不能获得此类补贴,满帮集团的货运经纪服务对财务业绩的贡献将会出现重大不利影响。”

具体是什么补贴会造成重大不利影响,满帮集团并没有透露。

据证券日报援引一位券商交运行业分析师观点称,该行业存在的财税过高的问题。

据了解,2016年3月23日,《关于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的通知》规定网络平台道路货物运输经营业务按照“交通运输服务”缴纳增值税。这意味着国家允许无车企业从事货物运输服务,并有资格开具税率为11%的增值税发票。

上述行业分析师指出,目前平台所面临的最大税负问题是无法获得足够的进项税发票,尤其是类似满帮这样的平台,面对的是海量的车主、个体运输户,要及时并足额地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行抵扣,很难。“因此,相关政府部门大多会出台过渡性的政策,弥补短期内企业造成的税负过高问题。”

另外,在风险提示中,满帮集团提到,平台的犯罪、欺诈行为可能来自于司机、托运人及其他人。比如,如果司机从事犯罪活动、欺诈或者不当行为,类似于超速驾驶、疲劳驾驶或者其他交通违规行为,甚至利用平台进行犯罪,会伤害托运人对于满帮集团的认可度,进而对满帮集团造成司法、负面新闻及监管方面的风险。

试图破局

需要指出的是,满帮集团曾于2020年表示将进军同城货运市场,试图找到新的增长曲线。不过,在这条赛道上,不仅前有货拉拉、快狗打车等一批老玩家,后也有滴滴等新入局者在虎视眈眈,由此可见满帮所面临的竞争不小。

分析普遍认为,满帮集团的经营模式仍存在着一定的问题。尽管集团意欲打造全球化的运力平台,并布局了多个业务,但货运经纪服务才是满帮集团的营收支柱。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货运经纪服务占比高达五成以上。

业内有观点认为,货运经纪服务就是做“中间商赚差价”,仅凭目前的营收模式想要成为全球化智能运力平台似乎有些过于自信。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解筱文指出,同城货运头部企业竞争制胜的根本在于,要找到各自的发力点和优势,实现良性竞合,共同做大市场。具体讲,同城货运业务的各主要头部企业,要避免恶性竞争,减少靠补贴抢夺市场和用户,武断切割市场,应致力共同培育发展市场,找准自身的差异化竞争领域,推动商业模式创新和服务创新,不断获得同城用户的信任度和高粘度,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互联网产业分析师张书乐则表示,同城货运现在还只是初级阶段,即简单的线上平台作为前台,吸纳长尾来推动货运需求的高频释放。但它可以呈现的更多姿势还没展开,其中就包括一些垂直赛道如同城文件快递、鲜花物流等等,因此,这个赛道虽然有先入为主的,但整个赛道并没划分出清晰的线路,等于在旷野上寻路阶段,此刻进入机会和风险同样巨大。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文章为互联网采编整理重新排版发布,以及摆账网工作人员原创内容,如有部分采编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浏览排行

常见问题

更多>

公司动态

更多>